Survivan

这里小泽 喜好杂乱 偶尔失踪人口 随便摸点小鱼

原作: @林一枝

咕咕咕
检修中  弟弟商暮人设图
刚刚编辑的时候手滑删掉了x再发一遍
之后会放上全部的人设信息

等比放大临摹了一个江家家纹
最近好忙啊 都没什么时间画画

【原创耽美(双生向)】🌸参商🌸(Part2)

林一枝:

(续上篇) 
     
        参晓抬眼看她,那货回以谄媚的眼神,然而他的上司拒绝接受他的奉承,秉承着淩穹司上行下效一贯心狠手辣的作风无情地给了她后脑勺一巴掌堂堂淩穹司副使只能捂着自己的后脑勺敢怒不敢言。
        参晓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他半晌,突然拈起素白瓷瓶中一根桃枝一跃而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向那小美人,杀招从四面八方来袭。参晓疾如闪电,所经之处只剩残影,旁人看来那没人似乎避无可避。
        就在参晓所执桃枝将及美人咽喉三寸之距时,原本静立的美人动了,他不疾不徐迎上挟裹着雄浑内力的桃枝,手腕翻飞,如蛇一般缠上桃枝,拣其薄弱之处一力还击。脆弱的桃枝生受不住两人蛮横的内力碰撞,炸成了粉齑,空中只余阵阵芳菲幽香。
        众人皆未料到此种情状。两人皆眉目如画,身姿俊逸潇洒,一个如九天耀日,另一个如清辉明月。两人身法奇快,常人只觉眼花缭乱,在场精通武道之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这场精彩绝伦的对战,以期能从中获益。
参晓经过这一着,心中乍起惊喜之意,忍不住加紧攻击,诱他使出更多招数。小美人遇强则强 见他放开手脚,也如他所愿展开应对。
       两人打得难舍难分,酣畅淋漓,屋顶的青石黛瓦四处飞溅,桌椅早被击得粉碎。可怜在场众位大人及部分遣明使皆乃手无缚鸡的书生,生怕受其波及,一早躲入屋内,只敢从窗子窥见院内情景。
      参晓自美人头顶一掌盖下,已使下了十成十的内力,美人战意被激至及盛,运起全部内力抵上这一击,美人乖巧柔顺的头发受内力激荡四散扬起,参晓以过人的目力瞥见他琉璃镜遮挡的眼角有一瓣熟悉的桃花印,滟滟桃花灼灼动人,使美人清丽的脸庞又明媚三分。
       参晓疑惑虽盛,面上却不表露出来。于是在对掌的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出手如电,另发一掌袭中美人腰侧。美人内力输出骤断,随即闷哼一声,身形微晃,参晓眼疾手快地挟住他,不等人反应封了他周身几处大穴,将人搂进自己怀中,美人动弹不得,也言语不得,只得任由他捏起自己下巴,摘掉那犹抱琵琶的琉璃镜细细端详。
         美人狭长的凤目半敛,眼尾过长的睫毛使这一双眼睛妖艳妩媚,眼角的艳丽桃花印色渐渐隐去,寥寥青山似的淡眉和微抿的薄唇赋予了他沉静的气质,及无喜无悲的神态压下了那些妩媚。
        参晓心道:“月隐这货说得好像不错,这小家伙的五官确实得我几分美貌。”
        于是自认花中魁首,天下无双的苍云使拥着小美人,留下一地浪迹的院落,迈着他的凌波微步施施然走了,只撂下一句:“许大人,这个人,我淩穹司要了。”

今日单抽  感觉自己欧极了

校园

【原创耽美】参商(Part1)

林一枝:

        春分之日,圣上着户部举办鹿鸣会,经过层层选拔的四海人才在户部一聚,由各部大人挑选入职任官。
        是日辰时,通过选拔的遣明使皆列于堂下,堂上各部尚书、侍郎、翰林院众大人一齐就坐,唯独主位之左的一个位置还是空的。户部尚书许诰南拉住一个下属:“还差谁没到?”
        那下属一脸为难:“许大人,还差——呃——差——”
        许诰南不悦地皱了皱眉:“谁那么大架子?”
        下属的脸色像犯了痔疮一样,道:“是——苍云使。”
        许诰南顺着他的视线侧目,安排好的作为围着七八个婢子。只见她们手脚利索而又不失细致地将桌椅从上到下擦了一遍,整张椅子都铺上一层又一层繁复织锦的软绸,桌上原来摆放的茶盏也被撤下,换上了一小碟精致的点心,一盅更为精致的茶盏。
        许诰南一嗅,嘿哟!今年最新的君山银叶,雨水过后第一场雨冒出的新芽从武夷山摘下赶制出的贡茶,整个皇宫就那么三罐!许大人默默地捂住了胸口。待许大人再看一眼,那茶杯通体莹润,青花白地,官窑御赐之物。这还没完,方桌中央立着一窄口小瓶,斜插着两枝将开未开的桃花,让人立觉春意横生。
        许大人气得一口老血哽在喉咙:“参晓还以为我户部是茶楼么!”下属扯扯他的袖子,小声道:“大人,苍云使来了。”
        那七八个婢子依次退下,堂下的尚书与阶下等候的遣明使一齐注视着庭院中央无端飘来的几瓣桃花,下一刻,有两人架着一顶软轿从天而降,那软轿辙上华丽反复的纱幔迎风飘荡,轿上之人一袭白衣,斜倚座上,衣袂翻飞猎猎,宛如九天谪仙降临。
        清越的声音响彻庭院:“本使来迟,还望诸位大人恕罪。”虽是道歉,人却无丝毫歉意地上座,自顾自地执起茶盏品茗。
        春日桃花,没人香茶,却像画中盛景,不似人间之境了。众人被这一大波的风骚扑了满脸,只好纷纷低下头见礼。许诰南气得浑身发抖:“参晓!你当户部是什么地方!”
        那个让许大人咬碎了牙的男人缓缓放下茶盏,悠悠开口:“哦?户部?不是诸位养老颐年的地方吗?”
        尚书大人气极:“你!你你你!参晓,就算我打不过你,今天我也要和你拼了!”说罢就要冲上前去,其余几位大人是吃过这个暗亏的,忙四手八脚地拦住他。
        底下一众遣明使忍不住窃窃私语,或偷偷哂笑。
        在这喧嚣中,唯一人静立一侧,在这一众嬉笑的人群中显得尤为突兀。那人粉金的长发服帖的垂于耳畔,一块琉璃镜,遮住了半边风景,只露出一半秀丽脸庞,穿着与本朝服饰相仿但又略微修身的衣裳,手收在宽大的袖中,倒是一番亭亭玉立的美人仪态。
        一向以作死为本职的副使月隐悄悄上线,她小心翼翼地开口:“使君,那个小美人与您的五官真是神似呢。”

[原创耽美]参商-预告

林一枝:

风流攻(参晓)×美人沉静受(商暮)
※Attention※
朝代架空(借鉴明朝)
小学生文笔注意
有bug或者疑问拜托各位在评论区提出


原创人设: @Survivan


——————此处是分割线———————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杜甫《赠卫八处士》
       参商诞于魏晋,传文竹林七贤之阮籍、嵇康二人相交甚好,制一对双生扇,各执一把,一名参、商。
       名士殁,朝代更迭,硝烟四乱。及至天宝年间,被献入宫中,玄宗赐贵妃赏玩,其扇面晁采出于璠瑜,贵妃喜爱异常。后马嵬兵变,贵妃不得已借假死出逃东瀛,匆忙之中,将参遗落。自此,参、商分离,商被带到东瀛,参则流落民间,不知所踪。


           ——————————————


       永乐元年,当今即位,派遣郑和下西洋与海外各国互通邦交,以彰天朝国威,而后四方来拜,皆朝于大明。
       

Umm...Tasty.